【水浒】潘氏使女(三)

风飘血腥。群山静谧,只远地传来行商马队甩鞭的脆响,萧索且模糊。

“若我死在你的刀下,这女人你不妨带走。”一片冷肃之中,但见迎儿双手持刀退开几步,目光凉薄如雪水,曼声道:“或杀或娶,悉听尊便。”

石秀握紧了原属于杨雄的朴刀,不发一语,颇秀美的双眼深深瞪视着迎儿尚余稚气的脸庞。才不过初秋,石秀的脸上已看到了深冬的颜色;他的眼瞳深处,却似有火焰正在燃烧!

迎儿不为所动,神色浅淡地又道:“今日若能杀你,事后我亦将手刃此妇,权表石三郎君与杨节级一场相识之意!”

夕阳落,晚风起,天地间蓦地杀气浓重。

“爷爷自要杀你,关这淫|妇何事!”石秀冷笑厉声道。他忽然站起身子,操刀在手的整个人仿佛又充满了劲...

2018-09-24

【水浒】潘氏使女(二)

  “此事只问迎儿,便知端的。”
  
  晚风起了,卷着枝头簌簌作响的枯叶打旋飘动。石秀声音平静却冷得彻骨,而那女人——被控为淫|妇的潘巧云,正把目光紧紧地望着名为迎儿的使女,呼吸急促,眼中带着恐惧和希望。
  
  僧道的缁衣,兀自被掷在杨雄石秀脚下的石阶上。“空门刎颈见相交”,她的希望,竟是我吗。
  
  迎儿没有说话,也没有精力思忖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姑且不论原本的“迎儿”对女主人有多少忠诚,或者作为外来者的自己能把细节编造到什么程度——
  
  眼前突然被黑暗笼罩,接着是一只青筋暴起的大手。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她已被杨雄拽住一把揪过去跪在面前,又听他厉声喝道:“你这小贱人!快好好实说:怎地...

2018-08-06

【水浒】潘氏使女(一)

暮色渐起,云岚隐没。

崎岖山路的两侧错落生长着百年老树,黄叶漫天飘零。齐鲁之地山峦起伏,西天一抹残霞映着斜阳,远远岫石间飘着近乎血色的云朵。

一望而去,茫茫野水,隐隐秋山,荒田寂寞,古路凄凉。

这就是“她”眼前所见的风景。

但她所看到的不只是风景。

还有人。

是和“她”自己一道,在简陋而无人烟的山路间,徒步向上攀登的三名古装之人。

两男子。

成年,东亚裔,身高六英尺以上。二人俱束发,佩头巾。一著深青色直裰,一著色茶褐布衫。衣深青者肤色偏黄,佩朴刀与鬼头刀;衣茶褐者肤色略深,佩柴刀。此二男子在山路间并排而行,目光时有交流。凝神而看,可见二人均呼吸不乱,步伐稳健,右手虎口、食指、掌...

2018-07-08

【综古典】使女的故事

综古典,快穿流。以及(可能的)综英美和西幻。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641329
每次出现于相应世界的时机,都是面临危机、或接近绝境被杀死之时。
绝地求生,杀光就走。

————————
女主是个练过HEMA/古欧兵击剑术的非专业者。较擅长迅捷剑加双持匕首,和军刀。
情感缺失,凡事很难找到心绪波动的普通女生。陷入“梦境”之后以理性分析的结果认定不需要杀害无辜者(担心失去同步)。在逐渐体会死亡瞬间刺激感的奇异进程之中。
————————

第一个故事,是水浒传。身份为被杨雄(同石秀)以JTR方式开膛破腹的潘巧云的使女,aka,原著同样在古墓中...

2018-07-08

【卡梅洛特】玫瑰之名(6)

“梅拉贡殿下?”贝狄威尔祈求道。“您能不能救救他?”

亚瑟对梅拉贡勉强点了一下头,然后直接在贝狄威尔怀里失去了意识——他昏了过去。

黑袍黑铠的俊美王子皱了皱眉,没什么犹豫便翻身下马。他挥手制止了自己护卫们还没说出口的劝说,对半跪着的贝狄威尔说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只要条件允许,我愿意帮你。”

贝狄威尔感激地行了礼,然后尽力向王子描述了见到亚瑟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回忆了和亚瑟见面的经过,还有后者从一开始就有些涣散的神情;但是,对于原本只是侍从的亚瑟究竟为什么会以见习骑士的身份拿到骑乘冲刺比赛的名额,又是被何人带到那顶挑选竞赛用枪的帐篷里,身为演武场侍从的贝狄威尔同样毫不知情——他只是例行被...

2018-02-14

【卡梅洛特】玫瑰之名(5)

“命令你的骑士放下武器。他照做之后,我会接受和你一对一的决斗。”

十几英尺外,手持十字弓的少女就这样向领主发出了命令。指向青年后心的长剑握在塞德里克的手里,竟捏出了冷汗。他知道自己的主君绝不是轻易忍受威胁的人,更何况这大胆的攻击者只是个平民女子!

他的主君阿尔弗雷——被颈下的短剑与远处弩机同时胁迫、依然神色不乱的撒克逊领主,高傲地眯起了眼,发出冷笑:“我不和女人决斗。”

莱娅浅笑:“您不敢?”

酒馆里的人群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完了。塞德里克忍不住心想,这会儿,大概半个酒馆的人都在脑补自己主君喉咙里头噎着一句“我不蠢”了吧。

对。反正他就没忍住……给自己的主君脑补了这么一句。

不过...

2018-02-14

【卡梅洛特】玫瑰之名(4)

“待在您现在的位置,我们就能相安无事。”刚刚随手夺去了一条生命的少女语气很轻松,甚至有种游戏般的揶揄。“说起来,用外语相互威胁,是英格兰的骑士们的传统吗?”

————正文·开始————

自狭海对岸来到英格兰的土地,身为撒克逊贵族的阿尔弗雷在低调行事的同时并未真正掩藏形迹。他早已听闻“石中之剑”的传说,也清楚坎特伯雷名义上的比武大会背后的深意。阿尔弗雷从不避讳用剑与血赢得权力的机会,尽管这一次,他决定自己只做个旁观者。

这种低调的身份并不能阻止他在远离坎特伯雷的乡下酒馆找些乐子,当那个名叫阿手的小男孩把酒大量洒到了他的身上时。在这个时代,领主或者随便什么贵族,一时兴起就砍下自...

2018-02-05

【卡梅洛特】玫瑰之名(3)

  暮色渐渐降临,炊烟和房屋慢慢融入了昏暗,视野中只有一片长满荨麻的荒凉田野围绕着乡村的教堂墓地延伸开来。乌鸦在暗淡的天幕上如一个个黑点般盘旋,然后次第落在坟墓周围树木的黑暗剪影上,发出嘶哑而悠长的悲声。

一名骑手的身影出现在王城郊外罕布雷堡的黄昏之下,在空无一人的平原上疾驰。那正是留下宝剑之后夺取了亚瑟原本座驾的莱娅。她在靠近村落之时放慢了速度,策马朝向离教堂和墓地不远的地方,并在那处名为“绿龙(Green Dragon)”的乡下小酒馆外停了下来。一个像是主人家孩子的矮个子小男孩很快从酒馆里迎了出来,有些笨拙地向她鞠躬,然后动作熟练地接过缰绳,为她将那匹马牵向后面的马厩。莱娅无声地笑笑,将...

2018-02-05

【卡梅洛特】玫瑰之名(2)

当王者之位无法以血缘继承,它会以权力的高低来获取;而外敌环伺、风云四起的乱世,既然无人足以靠强权或声望服众,那么衡量君主桂冠的权力之线,就成了武力。正如坎特伯雷教堂的盛事——并非是一场普通的比武赛,而是诸人心照不宣的选王典。

昔年尤瑟王无嗣而终,继任的廖德宽王却也只算堪堪没有完全步其后尘。年仅十六岁的桂妮维亚是这位“未竟之王”膝下唯一的女儿,然而即便美貌远扬,一直在修道院接受教育的公主却断无以少女之身统治列岛的能力。再加之罗马军团在新任皇帝卢修斯的指挥下举兵压境,表面上尊贵的头衔,已无法改变她这受人垂涎的“血统馈礼”身份——正如古希腊传说中那些赢得比赛就能娶到公主、继承王国的神话,桂妮维亚公...

2018-02-05

Mozart Birthday Bash - Symphony Concert, Ann Arbor

密歇根安娜堡,莫扎特生日交响音乐会。(感谢学校的半价学生票……)

工科生,对古典音乐了解不深。但是很喜欢小莫——此处羡慕一下国内能看法扎的同学。不管怎样,这毕竟是莫聚聚的生日音乐会呀……就像指挥老爷爷后面给我们解析Jupiter Symphony时说的,他的音乐"play with (too many) notes, but that's why you and me love him so much....Happy birthday Wolfie!"

尽量利用坐在第一排的(伪)地理优势、结合场刊和中英文维基简单repo一下。科普部分如有错误请指出……(为了安利x占tag...

2018-01-28
1 / 7

© 芙蕾5187 | Powered by LOFTER